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12|回复: 0

每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5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冷酷的针 于 2018-1-16 18:53 编辑

实在无聊,每天写几句吧

狗剩儿
二月的春寒还在山间流淌,村寨的人们已开始忙碌农活。狗儿全家也都在忙,他却在小山坡上坐在一块石头上,呆呆地看着东边路的尽头。这样第七天了,但是村寨的人都没骂他偷懒,家里----是老大,在该算当家人了---却又马上又要远行或不算男人了。
半个月前,有一伙奢家乱兵来抢劫攻村墙,狗儿也跟着拿大叔家的猎弓守在村墙上,一箭射还翻了一个蛮子。7天前保护县主宾仪来村寨运粮食的人带伤跑来传消息说官军攻来,奢家兵败走了,成都府围解。他们刚出天彭镇十里就遇到乱兵被打散了。跑回来的张散儿说:看到张宾仪跟着狗儿老爹一起被乱兵围住,估计被杀了。后来村寨里长管家带着人去救,到了被围那儿却只看到被烧掉的大车,几个蛮子跟张家家丁尸体。在路管道小河边,地上零星血迹,狗儿发现了一个刀鞘。是老爹的那把,是老爹在爷爷死后分到的最看重的家传。三个月前奢蛮子造反领兵打来,王府派人来村寨召集护卫去守成都府。汤家是世代为蜀王府仪仗,村寨里县主有千亩田地,汤家祖上也传下来两百多亩地,长房继承仪仗执事以及百亩田地本该大叔去,大叔年老多病就让二弟也就是狗儿爹去顶数。狗儿爹也算有几分武功家传,想到家里堂客病死丧葬卖了二十亩田产,只余十二亩水田了一家四口人勉强糊口,不如搏个军功。走时还向大叔借了十两银子去彭县当铺里赎回了这把腰刀。张散儿说狗儿爹在成都府城墙上斩杀了5个攻城蛮子,是用的这把刀吧,只见刀鞘不见刀,狗儿只记得晕晕乎乎跟着大家回村后听见弟弟妹妹叫他时就真的晕了过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结庐桃源 ( 京ICP备06039893号 )

GMT+8, 2020-1-26 12:43 , Processed in 0.074713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