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35|回复: 7

存帖——两种平民生活的选择:逃离土地还是拼命出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24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何   思客专栏作者

  每次回老家的时候,我都会慨叹乡村变化的日新月异。不是街道翻新了,就是安装了全新的太阳能路灯,再不就是村子里又开了一家大一点的商铺,以前需要到镇子里才能买到的各种货品,如今不用出村就能买到了。但另一方面,当我徜徉在田间地头的时候,昔日的庄稼地如今正在成片成片的荒芜,而撂荒的原因无非是两种:一是老板举家迁往县城或者更大的城市里去了,二是外出打工把子女家人都带上了。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跟城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村子里剩下了老人和留守儿童,那些如同候鸟一般的打工者,只是在农忙以及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家里住上几天,传统的乡村生活在一点点萎缩塌陷。这并不表明人们留恋过去的生活,相反生活在乡村的大多数人,都希望自己今后的生活能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每次回家母亲也都一再跟我说,一个有本事的人,就是要逃离土地的。

  逃离一词听起来未免有点悲怆,但在城市生活日新月异的今天,慢节奏的乡村生活确实已经让人厌恶了。我的家乡正在发生的渐变,是全国乡村的一个缩影。21世纪的今天,或许除了那些厌恶了城市生活的、有钱又有闲的中产阶级以上人群向往桃园生活以外,恐怕没有多少人真正留恋传统的乡村了。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沉溺于传统的乡村生活无疑还是会影响社会整体发展的。所以无论是谁,都不会再去做这种在现代社会里看起来毫无意义的事情。把农民身上的黄土味儿除去,才是现代文明的发展潮流,越来越多的乡村人,也愿意接受这样的发展潮流。


 楼主| 发表于 2015-8-24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正因如此,当一篇小学作文出现在舆论视野里时,公众的目光又重新聚焦到了四川凉山——这片被国家重点扶贫的土地。很多人,尤其是曾经去过当地的志愿者,都在网上念念不忘地吐诉着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人,言语里满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吐诉的重点:这片土地上的人愚昧、落伍、冥顽不化、懒惰、拒绝进入现代社会......总之,一切现代社会里人类身上应该有的基因他们身上都没有。

  这也难怪,当一个社会出现阶梯式跨越发展的浪潮时,一部分地区是主动寻求发展,最后走在了发展的前列,一部分地区是跟在前者的后面亦步亦趋,虽然可能超越不了前者,但还是从过去的模式中跳出来了。而剩下的一些地区,因为主观和客观上的双重因素,他们的发展是停滞的。往往这种时候,在外界的干预和引导之下,一些地区也能甩掉贫穷的包袱跟上大部队。但依旧还是会有一些掉队者,无论社会怎么尽力帮扶,这些地区就是脱离不了贫穷的窠臼。
  此时继续帮扶者有之,放弃了帮扶斥责者也有,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有一定道理的。凉山贫困地区代表的是一个农牧业社会,它的对面是一个全新的工业化的城市社会。这种对立与之前出现的场面极其相似,那就是原始人的采集社会和现代人的农牧业社会,不过这已经是几千年以前的老黄历了。在当时的世界里,新晋成为农民的人类,无疑会觉得那些依旧生活在洞穴树冠上,靠着采集为生的原始人的生活是落后的。于是,不管是同化也好,还是使用武力强制改造也罢,整个世界,除了那些极其偏远的地区以外,无一例外都成为了农民的天下。几千年之后,美洲大地上出现过这样的场面,只不过白人遇见印第安人的时候,他们以自己的优越感使用了比原始人类更加野蛮的方式把他们赶尽杀绝了。而在东方的土地上,英国人的坚船利炮,就是用武力“强迫帮助”了我们发展。

  回到原来的问题,面对类似凉山地区这样始终难以脱贫的地方,在他们有抵触情绪或者“烂泥扶不上墙”的时候,社会要不要继续帮扶,甚至是“强迫帮助”他们呢?
 楼主| 发表于 2015-8-24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疑这是一种进步,但整体的进步并不能够代表个体就幸福了。

  在《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的作者看来,原始的采集社会过渡到农牧业社会就是一个陷阱,农业革命虽然让食物链增加了,但随之人口也激增,而且还产生了一群养尊处优的精英分子,农民的工作比靠采集为生的原始人更加辛苦。就个体而言,相对于整日被牢牢地束缚在庄稼地里,他们难道就不会向往之前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吗?

  再回到现实社会,今天我们之所以脱去农民的标签融入到城市生活中,是因为我们向往而且始终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城市生活最终会给你我带来幸福。除了少数人能够过上精致的生活以外,大部分人被圈养在一座座巨大的钢筋水泥牢笼里,整日为生计奔波,为别人的资本积累服务。交通便捷、通讯便利,我们以为自己省下了时间,但其实我们是把生活的步调加速成了过去的十倍快。于是我们整天忙忙碌碌,焦躁不安。看看那些调查问卷吧,越是生活在北上广这样发达文明的大都市里,人们的幸福指数反倒越低。

  发展永远是社会的进行式,并不是说为了个体的幸福与否,就强行阻断发展,凉山地区的贫困,社会的帮扶肯定也还是会继续进行。但在帮扶凉山地区发展的过程中,却给我们这些已经进入到工业社会的人们提供了一个思考的契机。

  在我们称他们为穷人的时候,那是以工业化社会俯视农业化社会的标准来衡量的,严格意义上说,这是一种信息和观念不对称的比较。无论是客观原因的交通闭塞,还是其所导致的主观上不能接受外部世界的信息和观念,抑或进而使得一部分人抵触外界,这都不是他们自己的错。
 楼主| 发表于 2015-8-24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相同的社会层面里,尤其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贫穷的标准恐怕已不再仅仅是否能填饱肚子了,随着社会整体提升,贫穷的标准也在上升。因此当一个贫困地区的农民进入城市生活,只不过是从农业社会的贫穷,提升到了工业社会的贫穷而已。同时,城市虽然提供了无数的机会和资本,但大多数群体,面对着蜗居、房贷、就业、医疗等各种接踵而至的新问题,依旧只能在城市化会的底层做一个“都市局促的平民”而已。所以,我们不能轻易给贫穷地区的人下各种仓促的定义。

  更何况不管是富裕阶层还是平民阶层,个体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生活久了,似乎都有要逃离但又不能脱身的遗憾。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下,有至少以下三种境况出现:

  1、一些富裕社会阶层的人重新回归到田园时代的慢生活节奏。

    2、我的一个发小在北京从事IT工作,工资很可观,但是每次他跟我聊天,内容都是抱怨生活太单调枯燥,而且太累。从以往的报道中我们也知道,城市年轻白领,正逐步成为猝死的主力军。

    3、家乡很多人都在城里从事建筑行业,为了生计,即便四五十岁依旧在工地上拼命。如果此时让他们重新回归土地已经不可能,传统的生活方式已经不复存在,在家种地果腹甚至都成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5-8-24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拼命进城还是拼命出城,是绑缚在城市发展的战车上拼死前进,还是离开它重新回归田园?看来发展给个体带来福祉,同样也会带来问题,发展也只有永远是进行式,才能解决不断涌现的新问题。无论你是富豪还是平民,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融入工业化的社会里,面对社会发展的大潮,个人的力量和意愿都是渺小的。因此在救助贫困地区的道路上,社会是不是也应该充分考虑个体的意愿?即使是为了社会的整体,我们也不能用愚昧、落后这样的标签来定义当地人。因为我们都处在不断的前进中,今天的先进,可能就是明天的落后。

  社会负责定义,个体负责选择,在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两种平民生活的选择上,每个人在瞬间都被淹没在时代的大潮里。这是我们整体选择的幸运,也是我们个体选择的迷茫。
 楼主| 发表于 2015-8-24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社会负责定义,个体负责选择。
——这是我们整体选择的幸运,也是我们个体选择的迷茫。
发表于 2015-8-24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逛逛 于 2015-8-24 13:22 编辑

本文系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南京的演讲。
我是一个研究经济和研究企业的人,长期去一线跑,我能够和大家讲的事情,还是产业的问题。36年来,我们这个国家的经济波动就像一个不断成长的人,由一个非常贫穷的穷小子变成今天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很多财富都是在产业波动中不断累积的。
  
这些年的需求出现了一个情况,就是巨变。从去年开始,很多60、70后的朋友会和我见面,问我:“你发觉没有,最近一两年开始,这个世界好象变的非常的陌生”。我们原来非常熟悉的商业模式在改变,原来非常熟悉的盈利模式在改变了,甚至有一些我们非常熟悉的消费者,现在突然间变得非常模糊。
  
现在中国的中产阶级,有很多是企业家,这些人都是过去二三十年来中国经济成长的获益者,今天确实有很多的迷茫。 一个国家的经济由两部分构成,一个是宏观经济波动、政策波动。第二个是我们眼前和我们从事的这个产业在发生什么变化。如果把宏观当做天,把产业当作地,2015年的今天,大家有没有感觉现在已经改天换地,很多行业变得非常陌生,宏观政策变成什么样了?
  
未来几年在中国赚钱并不会很难
今年四月份的时候,有经济学家们指出,2015年一季度是2009年以后经济形势最差的时间,进入到一个新的低点。我们现在几乎所有的数据大概是过去五年来比较差的,整个经济的宏观形势叫通货紧缩。
  
所谓通货紧缩,就是现在所有的制品从房子开始,到一瓶水,到家电,到汽车,到房产,全部产能过剩,老百姓不肯花钱。一旦通货紧缩以后,第一,整个产业波动,产能过剩,第二,失业率大幅度提高,国家就会变得动荡,经济问题会上升为政治问题。
  
到了五月份的时候,资本市场疯掉了。结果到了六月初到了5100多点的时候开始往下走,走到上个月初,人心惶惶。人人都在问,股票会不会跌到2000点?当时我告诉大家别慌,为什么别慌呢?我在全国各地跑企业,看到了一些情况。

image.jpg
发表于 2015-8-24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很多的实体企业的老板都在想怎么样转型,你跑到北上广、南京,每一个酒吧、咖啡厅里面,你看到的80后、90后都在谈怎么样创业,你跑到马路上到处看到脚手架,一季度二季度经济没有好到哪里去,但是也没有坏到哪里去。资本市场怎么可能崩掉呢?
  
为什么我们会对宏观经济有了这样的一些判断,这些判断都来自于我们在一线,每天去看企业,每天去看一些区域经济的发展,每天去看一个城市的不动产价格的变化,看这个城市的厂房租金怎么样,你看到的实际情况就和你的财富有了关系。这是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个情况。
  
钱有可能在什么地方?我并不认为在未来的几年内,在中国会赚钱很难赚,未来几年内,中国仍然是全球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之一,我们只是自己和自己比很困难。1978年到2014年,中国的年均GDP增长9.7%,现在已经到了7%左右,连续降低,而且这个会是新常态。如果我们从产业角度来看,在过去36年来发生了什么,钱在什么地方?
  
36年来,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行业赚到不同的钱,中国30多年的经济发展,就像长江一样曲曲折折,不同的时间点钱在不同的地方,大波段看是这么一个格局。

中国经济由吃、穿、用向重型转移
我认为1978年到今天,中国经历了三次长波段的产业链,第一个时期是1978到1997年,钱在三个行业,吃的、穿的、用的。这20年里,是短缺性的经济,那个时候家里都有一个抽屉,抽屉里的小本子,有很多的票据,布票、豆腐票等等,这就是票据经济。
  
中国是1993年开始取消票据。1997年底的时候,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提出要摆脱成本依赖,要转型升级。今天听到的转型升级这四个字,第一次出现是1997年底朱镕基政府工作报告。在97年的时候,除了中国国内产能过剩以外,亚洲地区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事情叫东亚金融风暴,整个亚洲地区全部垮掉了。98年的时候,中国出现民营企业第一次大规模倒闭浪潮。
  
当时和今天面临同样的问题,就是通货紧缩、产能过剩。为了把风波拉出泥潭,1998年中国有了三个产业变更,第一,把房地产这个老虎从笼子里放出来。中央政府取消了福利分房,全国普及按揭贷款,那时起中国金融到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房地产的黄金时期。中国的房价开始涨,老百姓把一辈子的钱拿出来买房子,买了房子以后要买所有的东西,带动了和房地产相关的60多个行业。第二,中央政府逐渐取消了外贸限制权,第一次出现了“中国制造”。第三,中国政府发布了六千亿国债,开始修高速公路。修高速公路的时候,地方政府把土地从农民手上买过来卖给开发商。所以,我们说城市化建设是1998年以后,中国经济由吃穿用的产业经济结构开始转型。
  
我们常常讲的三驾马车,叫做消费、出口和投资,就是在1998年形成的。当这三驾马车形成之后,中国的整个经济形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钢铁、水泥、能源价格开始大规模上涨,中国的整个产业经济向重型转移。做煤矿、不动产的,在长江上下游开水电站的都赚了大钱。
  
中国非常意外地出现了一个非常新兴的行业叫互联网。我研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发现今天中国的很多著名互联网企业,比如说新浪、搜狐、网易、百度、腾讯、阿里、360、京东、盛大,全部诞生在1998年的二季度到1990年的四季度。这一波企业家的年龄,最大的是1964年的马云和张朝阳,最小的是1974年的刘强东,他现在已经和90后打成一片了。
  
房地产这一拨的老板基本上是1945-1965年,互联网的是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中期的这一拨人,而80、90后是第三拨人,未来会把第一第二拨集体的干掉。

最大的问题是成本优势没有了
第二波段以消费出口投资为波段,统治了中国经济16年,在这三个领域里面积极努力的人都赚到钱了。今天很多我认识的老朋友们觉得很困惑,因为今天我们面向未来看,钱在哪里?整个资产,整个产业进入到了新的迭代状态。我认为钱在这四个地方:新实业、新消费、新金融、新城镇化,这四个行业将统治起码十年。这四个行业的发展和原来第一个周期的吃穿用行业,和第二周期的消费、出口、投资有什么区别?
  
当年的吃穿用和出口、消费、投资,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当年的每一个行业都是空的,你只要冲进去就可以赚到钱。冲进去靠什么呢?靠两件东西,一个是成本优势,只要能够很低的价格拿到土地,偷漏税收,形成庞大的优势。过去36年就这么走过来的。
  
今天之所以很困难,最大的问题是成本优势没有了。我前两天去富士康做调研,过去五年里面,富士康年均工资增长13%,最大的代工是苹果,未来在中国五年内,富士康要做一百万台机器,替代生产线上的生产产能。我们还能够很自由的偷税漏税吗?很困难,政府也很缺钱。我们还能够任意污染空气吗?不能。
  
过往的一个从无到有,野蛮生长的时代结束了,一个投机主义、冒险为主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未来的都是“新”,说明中国未来的十年变革是建立在存量的上面,全世界能够想象得到的。过去中国在全球制造业比重超过了美国,今天中国所有做制造业的老板,整天惶惶不可终日,规模越大越麻烦。消费产生变革也非常的厉害。三年前人人讨论万达模式,万达上个礼拜宣布万达百货34家被关掉,你能想象三年前大家都在学万达模式,现在万达模式却老化了。

未来三到五年,互联网金融势不可挡
金融业的变革是最大的。回想一下,2010年的秋冬天,全中国最好的金融脑袋讨论中国银行业的未来会怎么样,有一个词从来没有从银行家嘴巴里面出现过,这个词叫“支付”,变革的是一个叫做马云的人。因为冲击太大了,去年12月底的时候,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公司1600家,现在已达到2800家,未来三年五年内,这个浩浩荡荡的互联网金融是不可阻挡的,没有人挡得住,整个金融业都在发生变化,未来银行可能回瓦解。
  
我在想有未来有两件事会发生。第一个,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我们一定可以看到这个国家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第二个,我们会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批活过一百岁的人。我去了美国斯坦福,又去了深圳和华大基因的科学家探讨,我相信我可以活到100岁。我还可以活40到50多年,如果未来这个世界和我没有关系,等40多年的死也是件很痛苦的一件事。
  
怎么能够跟上这个时代的变化?给大家讲四个正在发生的变化。




变化一,从“成本+规模”到“互联网+”



先说张瑞敏,他应该是那代企业家里面进步最快的。在过去两年里,海尔裁员2.6万人。现在80、90后朋友去哪里买家电?一号店、京东、天猫,所以他说要坚决地变革。上个月我在海尔两天,访问了六个部门。今天的海尔薪资级别只分三级,第一叫平台组,第二叫小微组,第三叫创客。而中国现在制造业分三级公司,一个叫海尔,一个叫小米。
  
IBM前总裁郭士纳曾说张瑞敏是她们这一代当中最勇敢的,他们已经不敢那么干了。我问张瑞敏怎么看外界对你的评价,当时,他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张瑞敏说,如果我再管别人怎么想我,我就不改革了,我退休了,我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家电企业了。
  
青岛一个小姑娘,1979年出生,在过去的两年里面,张瑞敏到她的企业去了9次。这个姑娘在青岛做了一个服装厂,她是二代,她爸爸的年龄和张瑞敏差不多,原来是做西装外贸的,外贸垮了,她在她爸爸的工厂边上另外做了一个工厂。
  
我说我要做件西装,小姑娘派人量我的身体,采集了40多个数据,把这几个数据扔到她的生产线上,一个礼拜以后她的生产线只给我一个人做西装,她每天可以接3000个这样的单子。这个小姑娘在做第一个现在很流行的事情,叫互联网+。
  
互联网+的工作把生产线全部个性化,可以为一个人定制。张瑞敏去了9次,现在买海尔的洗衣机,已经可以定制面板的颜色,洗衣桶的容量。张瑞敏和我说,光搞互联网+不行,还要升级。海尔在研发一个洗衣机不用水,叫无水洗衣机。
  
在未来的几年内,我认为传统的制造企业,不管做什么,中小型企业的80%会破产。未来五年内,中国制造业的淘汰会非常非常惨烈,产业逼着大家改,地方政府逼着大家改。
  
五年后再有机会和大家讨论中国制造业问题的时候,有一件事一定会发生,我们再也不会讨论互联网+了,互联网+将不再是一个问题,因为所有的制造业企业全部完成了互联网+的改造。没有完成的也没有机会了。现在所谓的80、90后创业,就是一个新的过程,新的制造模式对旧的制造模式的一次彻底颠覆,会彻底地改变。




变化二,从屌丝经济到中产崛起。



长期以来,中国做制造业的朋友有一句话叫价廉物美,中国的消费者认为,我能够花很低的价格可以买到很好的东西,有可能吗?天下从来只有买错的,从来没有卖错的。
  
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在发生,中国第一次出现了一批理性的,愿意为高性能产品买单的中产阶级。什么叫性能爱好者?他了解商品,他愿意花好的钱去买好的商品。我们做企业的一生的梦想是什么呢?我认为好企业就是我用我的心力提供了一个商品,这个商品有一个好的价格,好的价格会有好的利润,有好的利润,我会把利润拿出来一部分进行好的研发,好的研发继续有好的商品,通过好的价格、好的利润、好的研发,全世界的好企业都是这样生存的。
  
80、90、00后,他们很了解商品,他们不相信广告,他们相信口碑,同一个消费阶层人的口碑。他们非常了解商品,他们是月光族,他们愿意花很多的钱在自己身上。
  
中国出现了两拨市场,一拨叫屌丝市场,一拨叫理性市场。特别有钱的人很少,特别没钱的人也很少,这个国家是稳定的。我认为中国现在出现了服务经济的升级时期。
  
我们现在卖不动产也好,卖商铺也好,基本上面对着中国中产阶级,得靠高性能、靠服务、靠硬件和软件、靠理性的诉求来打动这些人,靠硬广告、靠噱头、靠题材,已经没有办法打动这些中产阶级了。




变化三,从大众消费到圈层经济。



小虎队的流行是中国第一次进入男士消费时代,现在TFBOYS是中国百度热搜榜排名第一位。他们如果下个月在南京举办一场万人演唱会,猜猜票会在多长时间之内卖完?我请教过一个娱乐界的人,他说最慢大概15秒,最快2秒。
  
而且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有钱也买不到票,因为他们有几百万的粉丝,通过组织化的方式,在贴吧、在部落、在朋友圈把票已经分割完了,你再有钱也买不到票,他们也不需要你进到他的会场里,因为你不属于他们的阶层。这就是今天中国新的消费,叫小众经济。
  
商业机会在哪里?未来的商业机会是我们将失去大众品牌,大部分的中小企业所服务的只是一个特定的人群,这个特定的人群会垂直打通。只要服务这些人,只要在这个族群中形成品牌理念,就会变成一个非常小而美丽的优秀企业。在一个特定的族群和消费族群中打穿做透,为他们提供服务,这是中国现在消费社群最大的变化。
  
中国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社群经济时代,太多的价值观,人群切割变的非常的重要。有的时候不需要外面的人。只要形成一定的价值观和一定的属性,为一定的人群服务,你就能形成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




变化四,由产业资本时代进入到金融资本时代。



这个可能对当前的中国中产阶级是最关键的。我们今天所经历的这一轮资产泡沫,应该是近十年来最大的资产泡沫,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比较良性的资产泡沫期。经过这次的资产泡沫,中国整个的财富分配模式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未来的每一个企业,所提供的每一项服务、每一个消费都可以被打包成一个证券产品在市场上进行销售,这是一个最大的变化。
  
从今往后,作为中产阶级的变化非常大。整个中国资本市场正在形成一个复杂结构,而且我们非常的陌生。资本市场的结构越来越复杂,产品结构越来越复杂,未来在中国地区做企业的人,一定要知道一件事,第一,必须要做好企业。第二,要尽快让企业证券化。
  
我们要怎么拥抱这一轮的金融资产泡沫周期?在资产配置中进行多重资产配置,到信托,到基金。一定要让自己的资产迅速滚起来。这是我们在未来的新十年将要看到的变化,就是整个财富的创造模式在发生变化,资本和资本杠杆,在未来财富波动中的效应会急剧的增加。

生命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最后,我有两个结论。第一个结论是把未来交给80后。今天在中国做企业,你的中高管层里面,如果80后的比例低于30%,你就是一个非常老的企业。你干的第一件事必须要洗盘,让听得到炮声的地方都是80、90后。
  
今天中国很多像我这样的上半场走过来的成功者,我们一定要把一线交给80、90后,我们干吗呢?我们去寻找那些最值得托付的孩子,我们所有的经验是看人,是对风险的规避。我们未来不是自己去打仗的,而是我们找到年轻人,让他们替我打仗,我们给他钱、给他资源,帮助他规避风险。所以世界在今天到了一个托付的时候,托付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退出战场。
  
第二个结论是生命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人活在地球上最大的资产是钱吗?不是钱,是我们的生命本身,我们的生命本身是我们最大的资产,我觉得人活一世一生都在赚钱,是一件特别可悲的事情。我们要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我这句话写给我女儿,也写给我自己。
  
今天的孩子,他们可以用自己的爱好去走自己的人生,千万不要用我们的价值观,用我们的理想拷贝到我们的孩子身上,他们不需要重复我们的人生,他们从一个富足走向一个更大的富足,他们这一代有机会浪费自己的生命。
  
我对我们这些人讲,我们一辈子不需要天天去赚钱,我们应该有时间去看好的电影,去日本看看樱花,去买一个好的房子犒劳犒劳自己。
  
我们赚的钱干吗呢?就是我们要吃好点住好点玩好点,把世界交给80后。我觉得我们没有人可以拯救我们的资产,谁可以拯救?第一,我们一定要不断的进步,跟得上这个市场,第二,我们必须要认命,不同的年龄干不同的事情,第三,我们要学会花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结庐桃源 ( 京ICP备06039893号 )

GMT+8, 2020-1-26 13:36 , Processed in 0.089712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