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582|回复: 6

誓死捍卫自然法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9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法医王雪梅发布于:2013-02-08 07:09:46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律监督机关的首任专职法医,我从来没有忘记,在人间,我是大自然的一个小粒子,是自然法则最忠诚的执行者,我的至高利益就是为亡者尽忠,就是替天行道,就是向法庭、向活着的人们忠实地转述死者的尸体语言,科学地转述死者的死亡经过。为了恪守天职,为了祖国的利益,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共和国的法律尊严,为了捍卫父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共和国真正属于人民,早在20年前,我这个酷爱生命、酷爱生活的女人,就已经把生死,更把荣辱置之度外了。从那时起,我就一遍又一遍地对天地、对山河、对祖国、对人民、对自己的亲人,对自己的至爱友人在心底里暗暗发誓,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可以不要家,甚至连孩子都可以不要,我可以不要脸甚至连生命都可以不要,但是,我决不能为了任何人、任何团体的利益而亵渎亡灵,出卖灵魂。只要我王雪梅的灵魂是纯洁的,即使粉身碎骨,即使背负着罪名而死,即使死得遗臭万年,我也在所不惜,我也死而无憾!
 楼主| 发表于 2013-3-29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株椤纪恐龙 于 2013-3-29 17:22 编辑

中国男人情何以堪?女人也敢不要命
 楼主| 发表于 2013-3-29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须认真对待个人犯罪与集团犯罪的侵权恶行
作者:法医王雪梅发布于:2013-03-08 08:32:44



labrador992013-03-07 23:00:40[回复] [删除] [举报]

您一直在替那个人发声叫屈,却不见你去关心那么多被他非法劳教的人士以及他们家人心中的伤痛。

来自labrador99的评论

首先,我要特别感谢这位网友在我博客上留下的这些令我心动的文字。

事实上,“关心非法劳教的人士以及他们家人心中的伤痛”,一直是从业多年来,发自我内心深处的呐喊,不仅仅是呐喊,我也为此尽心尽力地践行着、不顾一切地奋斗着,一直到今天!

从我耳闻目睹的所有侵权案件中,不难看到一个事实,那就是明目张胆地剥夺非法劳教人员的政治生命乃至肉体生命的犯罪行为,绝不是个人行为而是集团行为、组织行为,有鉴于此,本人强烈呼吁:公平公正公开的法庭审判,必须认真对待个人犯罪与团伙犯罪的侵权恶行,无论是个人犯罪还是团伙犯罪,都必须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楼主| 发表于 2013-3-29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医王雪梅严重质疑尼尔·伍德死…》。
 楼主| 发表于 2013-3-29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医王雪梅严重质疑尼尔·伍德死因之认定


作为当今中国最高检察机关的在任法医,我对涉及尼尔·伍德死亡事件的侦查、起诉、审判活动最终所认定的事实与结果深表遗憾。

我个人认为,尼尔·伍德死于氰化物中毒的结论,严重缺乏事实与科学依据。
众所周知,用于杀人的氰化物具有“闪电式”死亡的致命效应,一旦毒物接触口腔及消化道粘膜,受害者即刻就会出现明显的致命性中毒表现。然而,无论是从王立军主动向政府提交的薄谷开来与其详述杀人经过的秘密录音中,还是从薄谷开来与张晓军在法庭上的杀人供述中,我都没有寻找到两个“毒杀者”提供的本该亲眼见证的一系列出现在受害者身上符合科学规律的中毒表现,这个事实不得不让人怀疑,尼尔·伍德被薄谷开来灌进“氰化物”后,并没有出现相应的中毒症状。对于一个既缺乏来自呼吸系统闪电式窒息的尖叫反应,又缺乏来自中枢神经系统闪电式痉挛的躯体动作,毒杀者既没有亲眼目睹被害人闪电式的昏迷,又没有发现被害人闪电式的呼吸心跳骤停的死亡案件,我们的法庭居然就采信了氰化物中毒致死的结论,对此,我感到非常痛心、非常不安、非常恐怖!

众所周知,死于氰化物毒杀的尸体,由于血中氰化正铁血红素的形成,其尸斑及血液必然会呈现出明显异常的鲜红色。我相信,在中国,只要是个法医,就应该一眼识破这样的异常;我相信,这样的一个突然发生在高档宾馆的涉外命案,在当时的重庆,一定不是个小案件,公安机关必然会按常规对死亡现场和死者尸体进行必要的现场勘查及尸表检验,起码会有相当级别的法医对这个尸体多看一眼,事后法庭出示的公安部心血检验结果也证明了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当地法医对死者的尸体确实进行了心血的提取,试问:假如死者真是死于氰化物中毒,法医怎么可能对具有明显异常的鲜红色尸斑及鲜红色心血视而不见呢?如果法医当时的反常行为是为了包庇罪犯而故意视而不见,那么,为什么当犯罪事实被揭露后,四个涉案警界官员均被判刑,而最应该承担案件定性错误即“酒后猝死”之责任的法医却榜上无名呢?以上事实,不得不让人怀疑,死者无论是尸斑还是心血,均不存在氰化物中毒的标志性颜色改变,换句话说,死者严重缺乏氰化物中毒的尸体证据。

众所周知,对公安机关来说,氰化物的心血检验非常简便易行,这是由于氰化物的致死量极微,一般无需定量分析,血液样品中的氰化物不经分离就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进行定性检验,因此,氰化物的定性检验是命案中最基本最常规的毒化检验。按照常规,公安机关理应对已经提取的死者心血当即进行包括氰化物定性检验在内的常规毒化检验,如果当地公安机关确实按规矩这么做了,那么,根据整个案件事态的发展,死亡事件发生的当时,也就是死者的尸体还没有火化之前,公安机关通过科学的毒化检验并没有发现死者的心血里有致命性的氰化物,有鉴于此,我对被王立军一手控制历时三个月的心血检材中霍然出现的致命毒药表示严重质疑,并对据此作出的氰化物中毒死的死因认定表示严重质疑!

根据公布的有关庭审资料,我绝不怀疑薄谷开来有明确的杀人动机、杀人预谋和杀人行为,但是,我很怀疑薄谷开来用来毒杀尼尔.伍德的“致命毒药”是否真得致命?作为共和国最高法律监督机关的一个职业法医,站在法律监督的角度上,我有理由对此案的死因认定提出严重质疑:尼尔·伍德真是死于氰化物中毒吗?如果另有死因,那么,真正的死因不排除系他人用柔软物衬垫在死者的颈部导致的机械性窒息死,之所以这样考虑,是因为用这样的方式实施“后补性”他杀,完全可以在尸体上留下与“设计中”的氰化物中毒相似的窒息征象,却又不会在尸体的表面留下扼压颈部的暴力痕迹。这样一来,只要不对尸体进行解剖检验,能够揭示死亡真相的尸体证据就必然会随着尼尔·伍德尸体在当地的火化永远地离开我们人类的侦查视线,代替死亡真相的就只剩下从远离尸体的物证检材中获取的物证及与之相关的人证共同编织而就的人造现象,这,大概就是王立军在电话中对薄谷开来说的那8个字“化作青烟,驾鹤西去”的真正含义吧。

司法精神医学鉴定的结果提示,薄谷开来的精神状态存在明显问题。这个结果让我们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薄谷开来鲜为人知的内心世界与她广为人知的社会背景,诸如红色贵族的家庭背景,令人羡慕的文化艺术、法律知识背景,有着极大的反差。在我大脑储存的记忆库中,类似薄谷开来这样的身心分裂之异常,在她那个现实的生存空间其实并不罕见。

在我来看,当今中国,风险最高的阶层就是高官阶层,无论是高官还是高官的家庭成员,一旦被邪恶算计,即使你原本有着钢铁般的坚强意志,也会被包括性诱惑在内的各种卑鄙手段所腐化,客观地说,很多高官及其家庭成员本质是很好的,是可以抵御金钱美色之诱惑的,但是,人的身体抵御能力是有极限的,在现代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在酒精、性药、致幻剂等等化学合成品的控制下,人的意志往往是不堪一击的,这样的教训实在是太多太多!

从仅有的庭审资料中,不难看出,薄谷开来对王立军不仅很信任并且很信赖,这就注定了薄谷开来从辉煌走向毁灭的一劫。在我看来,信任、信赖和信仰只是程度上的差异,只要有了对王立军的“信”,薄谷开来大脑皮质的记忆、思维、情感和道德系统,就必然会受到王立军的深刻影响,久而久之,王立军的思想就必然会植入到薄谷开来的精神世界最终击垮她原本健全的心智。当然,薄谷开来的精神世界并非只被王立军一个人所植入从而引发变异,在我看来,薄谷开来病态的大脑是被她生存空间中所有的邪恶力量牢牢控制的必然结果,王利军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而已。

司法精神病鉴定结论还提示,尽管薄谷开来患有精神疾病,但在此案中,却因有着正常的杀人动机,而被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这就意味着,薄谷开来杀害尼尔伍德的犯罪动机绝非如她在法庭上供述的为保儿子的生命。以薄谷开来现实的社会背景,尼尔伍德这个普通的英国公民,并非真的会对在美国生活的薄某某构成生命上的威胁,如果薄谷开来是在这样的动机支配下实施的犯罪,那么,她的犯罪动机一定是非现实的、病态的,在司法精神医学中,这样的动机被定义为“被害妄想”,一个在被害妄想支配下实施的犯罪行为,是不会被司法精神医学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的。有鉴于此,导致薄谷开来杀害尼尔伍德的犯罪动机一定是具有现实意义的,那就是尼尔伍德与薄谷开来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让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永远地消失,就是薄谷开来正常的、明确的、具有现实意义的杀人动机。

从整个案件经过来看,薄谷开来极度信任和信赖王立军。对于一个精神并非健全的人来说,这种信任和信赖是非常可怕的,其必然结果,就是薄谷开来的思想和行为非常容易受到王立军的心理暗示,换句话说,王立军可以很轻易地利用薄谷开来做自己想做而又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薄谷开来、尼尔伍德、王立军之间的交往,最终以一死两判刑而告终结,其中的是是非非令人深思。人都是存有善良之心的,我个人坚持认为,无论是尼尔伍德还是王立军,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对薄谷开来还是存有好感与情谊的。可惜的是,在邪恶的利益面前,人间所有的情感都是不堪一击的。当好感和情谊遭遇利益的威胁或诱惑时,取而代之的必然是虚假和邪恶的相互算计!
尼尔伍德之死,最大的受益者会是谁呢?
 楼主| 发表于 2013-3-29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3-3-29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株椤纪恐龙 于 2013-3-29 17:10 编辑

中国首席法医王雪梅曾发表博文质疑gu开来杀伍德案,认为警方提供的氰化钾致死的证据有颠覆性漏洞和无法解释的问题,引起海内外关注。


有人发出死亡威胁 法医王雪梅回应:这浑水我趟定了!



坚守职业道德底线的我,不得不趟这令人厌恶的浑水了!

法医王雪梅

来源:作者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55c3801015767.html



今天看到了这样几条博文:


彭丹帝国军:你最好别趟这浑水(2月16日 13:14)   彭丹帝国军:我警告你别摊这个事(2月16日 13:54) 彭丹帝国军:你想出名你是想疯了?不知道什么叫掉脑袋的事吗(2月16日 16:03)



看来这个在我博客上留下文字的人,情绪一定非常激动,我觉着自己有责任以包容忍让的情怀真诚地善待这个留言人以及他所留下的文字,于是,我迅速拨通了该微博博主留下的电话号码,本想和博主认真地聊聊天、谈谈心,遗憾地是电话拨通后才发现博主在自己微博中留下的电话号码,并非是他自己的!


既然无法用电话的形式与署名为彭丹帝国军的人进行直接的交流与沟通,那我就在自己的博客上,和这个人说说自己的心里话吧:



作为一名从小就把自然法则、自然规律、自然惯性视为行为准则的自然之子,我很厌恶人间的一切政治斗争,所以我很不想趟当前我们所面对的这个浑水;但是,作为一个替天行道的职业法医,在涉及人命关天的大是大非问题上,面对亵渎亡灵亵渎天理的错误判决,我这个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泱泱大国最高法律监督机关的职业法医,就不得不趟这令人厌恶的浑水了。为了恪守天职,即使死无丧身之地,即使死得遗臭万年,我也在所不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结庐桃源 ( 京ICP备06039893号 )

GMT+8, 2020-8-13 20:21 , Processed in 0.036132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