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97|回复: 1

以"正义内在于善"反对"权利优先于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7 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正义内在于善"反对"权利优先于善"
  ——桑德尔对罗尔斯权利与善的关系理论的批评
  哲学专业路绪锋0411379指导老师:王新生教授
  【内容提要】社群主义和以罗尔斯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的主要分歧之一是正义、权利和善的优先性关系问题.本文主要考察当今美国社群主义学派的领军人物桑德尔在《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一书中对罗尔斯的"权利优先于善"所进行批判,主要涉及桑德尔对罗尔斯的道义论的自由主义、自我观、根据政治自由主义对"权利优先于善"所作的再辩护进行的剖析和批判.本文也对权利和善的优先性争论进行了简要评价.
  【关键词】桑德尔罗尔斯正义权利善政治自由主义
  【正文】
  引言:权利和善的优先性关系问题
  权利和善都是政治哲学的重要范畴,在近代,权利几乎成了洛克、卢梭、康德、密尔等西方政治哲学家们政治哲学的出发点.权利通常是指个人不受他人干涉而自由行使正当行为的资格,其英文单词"Right"具有两层意思,即"正当"和"权利",这两层意思在西方政治哲学中是紧密相关的:一般来说,个人的正当行为得到国家法律的认可和保护后便成为个人的权利.例如,"个人的合法私有财产不受他人侵犯",这既是正当的,又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个人权利,因为它既符合社会的普遍道德又受到法律的认可和保护.在新自由主义者罗尔斯等人那里个人权利是一种道德权利,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赋权利,这种权利观体现了自然法和契约论的基本思想.在权利和善的关系上,罗尔斯等人主张"权利优先于善",认为权利独立于各种流行的价值和善观念.而社群主义反对新自由主义的这种道德权利说及其权利对善的优先性观念,他们主张法律权利,强调个人的道德义务并进而确立善对权利的优先性.从亚里士多德那里开始,善一直就是西方政治哲学的重要概念,其英文单词"good"在社群主义那里是一种高级的善,虽然它在不同的社群主义者那里有不同的含义,但通常所指的是"公共的善"(publicgoodorcommongood)或"至善"."公共的善"通过物化的和非物化的形式表现出来,所谓"公共的善"的物化形式主要是公共利益;其非物化形式即是美德"virtue",美德是关乎人们精神生活幸福的道德范畴.社群主义者阿拉斯代尔·麦金太尔曾指出,善是人类生活的最高目的;人作为一个群体所追求的目标就是至善,在现实中过一种幸福的生活,而善表达的就是人的全部生活方式中最好的生活.权利和善的优先性关系问题是社群主义对自由主义理论进行批判的重要内容之一,其中社群主义的代表人物迈克尔·桑德尔对新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约翰·罗尔斯"权利优先于善"的主张所进行的批判最具有代表性,这也是本文将要着重论述的内容.
  权利与善的优先性关系的争论在整个社群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争论中有什么重要的地位呢?让我们先简要考察一下双方的主要分歧和争论.以迈克尔·桑德尔、阿拉斯代尔·麦金代尔、查尔斯·泰勒、迈克尔·沃尔泽等为代表的社群主义是在批判以罗尔斯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的过程中兴起的,在当代西方政治哲学中占有重要地位.从社群主义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和新自由主义的回应中可以看出,双方在方法论和价值观两方面都存在明显的分歧和激烈的争论.
  首先,在方法论方面,"自由主义的出发点是自我和个人,个人成为分析和观察一切社会政治问题的基本视角.反之,一切复杂的历史事件、社会制度和政治运动等等,最终都被简约为个人行为,所以自由主义的方法论是个人主义或'原子主义'".而社群主义的出发点是社群,他们把社群而不是个人作为分析和解释的范式,所以"社群主义的方法论从根本上说是集体主义."对自由主义的"原子主义"的批判最具代表性的是社群主义者查尔斯·泰勒,这主要体现在其著作《自我的根源》一书中;桑德尔对罗尔斯"权利优先于善"的批判也涉及了这个问题,即桑德尔反对罗尔斯的先行个体化的自我,而主张一种"构成性自我".
  其次,在价值观方面,自由主义者主张个人优先于社群,认为个人的自由权利具有至高无上的价值.个人的自由选择以及保证这种自由选择在公正环境中实现是自由主义的根本价值,他们认为一旦个人的价值能够充分自由地实现,那么个人所在的社群的价值也随之实现.这一"权利优先论"在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中体现得非常明确,正是这一主张使他们更加强调权利对善的优先性.而社群主义者虽然也承认个人权利的重要性,但他们更强调社群及其历史传统对个人权利的影响和制约,认为个人权利的实现离不开社群,只有公共利益的实现才是个人利益实现的可靠保障.正如社群主义者丹尼尔·贝尔所说的那样:"没有一个社群的观念,个人的权利就无法长期存在.社群观念既承认个人的尊严,也承认人的生存的社会性."可见社群主义者要求纠正自由主义理论的上述价值偏离,试图通过强调社群善和公共利益的价值,实现由"权利政治学"向"公益政治学"的转变.
  总之,社群主义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是从多个方面展开的,即以集体主义反对个人主义或"原子主义",以历史主义反对非历史主义,以特殊主义反对普遍主义,以"善优先于权利"反对"权利优先于善".桑德尔对罗尔斯"权利优先于善"观念的批判(主要体现在《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一书中)就涉及到在自我观、社群观、国家观、个人权利、正义与善的关系等多方面的分歧.因为正义原则是用以规范个人平等选择的权利和公正地分配个人利益的社会规则,属于权利的范畴,加之正义的首要性和权利对善的优先性都是原始的、第一层次的道德要求,所以对罗尔斯"权利优先于善"的批判也就是对其正义首要性的批判.可以说桑德尔根据"正义内在于善"的理论对罗尔斯"自我优先于目的"、"权利优先于善"及政治自由主义理论的批判,从根本上打击了新自由主义政治哲学的基础.理清这些问题对于把握桑德尔等社群主义者的思想理论和反思新自由主义理论的局限都具有重要意义.
 楼主| 发表于 2013-3-27 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对罗尔斯"权利优先于善"的批评
  在《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第二版前言中,桑德尔就指出:"罗尔斯的自由主义与我在《局限》一书中所提出的观点之间的争执的关键,不是权利是否重要,而是权利是否能够用一种不以一种任何特殊善生活观念为前提条件的方式得到确认和证明.……而在于支配社会基本结构的正义原则,是否能够对该社会公民所信奉的相互竞争的道德确认和宗教确信保持中立.易言之,根本的问题是,权利是否优先于善".可以看出桑德尔和罗尔斯的自由主义理论分歧的侧重点是权利与善的优先性关系问题.
  桑德尔认为,作为康德道义论的继承人的罗尔斯反对各种目的论学说,并认为各种目的论学说错误的原因是它们以一种错误的方式把权利与善联系在一起,桑德尔转述罗尔斯的话说:"我们不应试图先通过诉诸独立界定的善而赋予我们的生活以形式.……我们应该将权利与各种目的学说所设想的善之间的关系颠倒过来,将权利视为优先的."可见,在权利与善的关系问题上罗尔斯明确主张"权利优先于善".接着桑德尔又指出,罗尔斯的权利对于善的优先性基于两种主张,对这两种主张做出区分是很重要的.第一种主张是:某些个体权利如此重要,以至于普遍福利都不能僭越之,这是新自由主义对传统功利主义的批判和颠覆;第二种主张,也就是桑德尔对之提出挑战的主张是:"具体规定我们权力的正义原则,并不取决于它们凭借任何特殊善生活观念所获得的证明;或者按罗尔斯最近所说的,凭借任何完备性道德观念或宗教观念所获得的证明."桑德尔认为在罗尔斯那里,权利是能够被独立推导出来的,而且它不依赖任何特殊善观念就可以得到辩护并能反过来规导善观念,即"权利优先于善,不仅是指其要求在先,而且在于其原则是独立推导出来的.……相反,权利还因其独立的特性约束着善并设定着善."
  桑德尔反对上述罗尔斯关于权利与善的优先性关系理论,他认为正义、权利不是独立于善的,而是相反,正义、权利是与善相关的.桑德尔认为正义和善联系起来的方式有两种:第一,正义原则应从特殊共同体或传统中人们共同信奉或广泛分享的那些价值中汲取道德力量,但是桑德尔认为这种方式是不充分的,因为某些实践是由一个特殊共同体的各种传统所裁定的,单纯凭借这个事实还不能保证这些实践成为正义的;第二种方式才是合理的,这种方式是:"正义原则及其证明取决于它们所服务的那些目的的道德价值或内在善."即权利和界定权利的正义原则都必须建立在共同善的基础之上,善优先于权利和正义原则,这就是桑德尔所主张的"正义内在于善".
  那么桑德尔对罗尔斯"权利优先于善"观念进行批判的现实和理论原因是什么呢?
  首先,"权利优先于善"的观念强调个人权利的至上性,势必会造成个人主义价值观泛滥,人们的社会责任感丧失.虽然当代欧美国家创造了高度的文明,但其社会道德却是腐败的,因为以权利为基础的道德理论取代了原来德性传统在社会中的作用,社群的价值正在逐渐消失,过分强调个人权利所造成的社会责任丧失的趋势正在威胁社会的稳定和完整.以桑德尔为代表的社群主义者认为道德领域所面临的危机与新自由主义长期以来所宣传的个人主义价值观是密切密切相关的,所以他们积极倡导用社群的善、共同利益来代替个人的至上权利.
  其次,坚持"权利优先于善"主张的新自由主义者在社会现实中强调国家中立原则,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采纳了新自由主义者的上述建议,这在实践中造成了很多负面影响,其直接后果就是政府的公共管理水平下降、贫富分化等社会问题严重.虽然西方国家在80年代实现了一定的经济增长目标,但是也造成了失业率居高不下、社会生活中的两极分化日趋严重的局面.这时就需要国家提出更为宏伟的、更有效的措施,但是传统的福利国家继续坚持新自由主义的主张,实行"权利政治学",按照传统的福利救济法,只给失业者提供基本的救济金;而且资本主义国家按照新自由主义的逻辑坚持国家中立原则,把失业完全推给市场任其进行自由调节.这样势必造成的后果是:作为自由市场哲学基础的个人主义使市民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充满危机;在公共生活中,公民的参与精神日益丧失,市民秩序亟需维系.桑德尔等社群主义者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积极主张把福利创造和社会团结结合在一起,通过实现社群和个人之间的权利、义务的新平衡来对福利国家进行根本性的变革.由此桑德尔等社群主义者认为应该拒斥新自由主义的"国家中立观",充分发挥政治社群的作用,确保国家在关涉公民的利益时有积极作为,只有这样才能使市场经济更加充满活力.可以说,桑德尔对"权利优先于善"的国家中立观进行的批判正是对西方社会国家职能弱化的一种自发反应.
  最后,"权利优先于善"的主张在新自由主义理论体系内部面临着矛盾.桑德尔认为,作为康德道义论继承人的罗尔斯始终不能脱离康德的影响,尤其是康德先验的主体是罗尔斯所不能逾越的概念,要么他重构康德式的先验主体——通过"原初状态"的假设完成对康德式主体的经验主义改造;要么脱离康德的路线,另辟新路——转而诉求政治自由主义.事实上,不论他做出何种选择,其理论内部都会面临难以调和的矛盾.因为"从罗尔斯自己提出的直接的经验主义解释来看,原初状态无法支持道义论主张."桑德尔就曾指出,他之所以对罗尔斯的理论进行批判,不只是因为这一理论将在实践中面临困境,首先是因为其理论内部具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二、罗尔斯是康德道义论的继承人
  桑德尔说:"像康德一样,罗尔斯也是一位道义论的自由主义者.在他的书(指《正义论》——译者注)中,道义论伦理被当作核心主张.……这一核心主张不仅是贯穿全书的要义,而且也是罗尔斯极力维护的核心信念.该主张宣称'正义是社会制度的第一美德',是在评价社会基本结构和社会变化的整体倾向时唯一最为重要的考量."可以说,桑德尔清醒地看到了罗尔斯正义的首要性和道义论倾向.
  相应地,桑德尔把罗尔斯的自由主义称作一种"道义论的自由主义",这种理论的核心主张是:"社会由多元个人组成,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目的、利益和善观念,当社会为那些本身不预设任何特殊善观念的原则所支配时,它就能得到最好的安排;证明这些规导性原则之正当合理性的,首先不是因为它们能使社会福利最大化,或者是能够促进善,相反,是因为它们符合权利(正当)概念,权利是一个既定的优先于和独立于善的概念."可见,这种道义论自由主义和传统功利主义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在道德意义上,道义论反对效果论;它将第一层次的伦理描述为包含着某些无限制地优先于其他道德关切和实践关切的绝对义务的伦理;其二,在基础的意义上,道义论反对目的论;它认为,一种用以推导第一原则的证明形式,不以任何终极人类意图或目的为先决前提,也不以任何决定性的人类善观念为先决前提.
  既然罗尔斯被称作康德道义论传统的继承者,那么,罗尔斯关于正义和权利的理论在哪些方面受到康德的影响呢?我们有必要对道义论传统尤其是康德的道义论进行考察.在《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一书的导论中,桑德尔就具体考察了作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结庐桃源 ( 京ICP备06039893号 )

GMT+8, 2020-1-26 13:20 , Processed in 0.089370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