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2264|回复: 204

【发帖存证】3D蜜月:汝今能持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6 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D蜜月:汝今能持否?

导读:3D本身也是需要成本的。

据《银幕文摘》统计,全世界的银幕总数在过去五年来变化不大,一直保持在将近15万这个数目,可是数字银幕却与日俱增。截至2010年底,全球数字银幕总数为36,208块,占总数近四分之一,增幅为122%,其中3D银幕21,936块,占61%,全年新增144%。美加数字银幕数为16,522块,占全球数字银幕总数的46%,世界其他地区则为19686块。在全球电影产业被3D“拯救”的2010年,全世界几乎每一个地区的数字银幕数都增长了一倍以上。仅以美国为例,截至2010年底,其银幕总数为39,547块,绝大多数(79%)位于五厅以上的多厅影院。数字银幕翻了一番,占总数的40%。3D银幕增长最快,总数多达7837块(4500多块为2010年新增),占数字银幕总数的50%(非3D数字银幕数为7937)。

关于3D,美国的统计数据更为详尽:2010年,美加每三人中便有一人多看过至少一部3D电影。如果仅算观众总数(2.227亿),超过一半(52%)至少看过一部3D电影,其中,2-17岁的年轻人中有50%以上看过至少一部3D电影。40岁以下的人看过不止一部,40岁以上看过不到一部。发行的3D影片总数为25部。在排行榜上,前五中有3部是3D,前十中有6部是3D,前二十中有11部是3D。

可以说,2010年已经变成了世界3D年,整个世界的电影产业都进入了一个3D蜜月期。就连本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也以“3D电影技术的机遇与未来”为题专门举办了一个中国电影科技论坛。

可是,唱衰3D之声却一直不绝于耳。回溯电影技术发展的历史,每一次技术的突破都或多或少地伴随着电影在艺术质量上的至少是短暂的衰退。就目前趋势而言,3D银幕已经达到超饱和状态。尽管3D已成时尚,但3D电影产品却还是稀罕物,生产厂家还主要在好莱坞,而且产量到去年的鼎盛期也才25部。这些3D影片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比2D更赚钱。那些不适合3D的题材,将还是会以2D呈现。3D镜头都是加载到放映机上的,影院总是可以摘下来放2D影片。一个多厅影院也许只会保留两三个厅放3D,而用其他的厅进行传统放映。而且现在尚无有效的数据来证实3D带来的技术惊奇足以将那些被网游、iTunes和网络视频等新媒体抢走的观众拉回影院。

目前助推全球3D狂热的唯一因素就是那高出的票价所带来的额外票房收益,即如业内所共知,2010年是被3D拯救的一年。美国国内票房二十强排行榜上,11部都是3D影片(占22部大规模发行的3D影片的一半),皆因其票价高出30%。2008年的时候,大规模发行的3D影片才两部,2009年11部,2010年22部,今年可能达到30多部,3D概念已经成为北美票房重大的经济支撑,有些影片的3D票房甚至三倍于2D。而且海外市场也是一片熙攘。英国、日本、法国、德国,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影院建设如火如荼。就连在拉美地区,其3D银幕数尽管仅有1,070块,但却占数字银幕总数的91%。好莱坞电影的传统市场欧非中东的3D银幕数也高达7,909块,占数字银幕总数的76%。被中国引领的亚太市场,3D银幕数也增加到4,498块,占数字银幕总数的56%。由于3D电影主要产自美国,好莱坞在这些国际市场上的所得极为丰厚。即使在美国本土业绩平平的影片,只要一3D,也能风靡全球,如《诸神之战》全球票房高达4.932亿美元(美国票房1.632亿),《最后的风之子》全球票房3.195亿美元(美国票房1.316美元)。

但在唱衰者的眼中,3D蜜月行将结束。当初被3D狂热掩盖的诸多因素渐渐开始浮出水面,如粗制滥造的假3D、2D转3D的画质衰减,额外票价、笨大的眼镜、眼镜本身的成本及其日常维护费用,外加3D新奇价值的回报递减,皆为3D的未来涂抹上一层阴影。

还有一个似乎被所有狂热者忽略的事实:3D本身也是需要成本的。一部时长两小时的3D电影通常要比2D增加至少2,000万美金,即使是“二转三”,最低费用一般在每分钟10万美金左右,这便意味着一部两小时的影片,转制成本至少1,200万美金。詹姆斯·卡梅隆曾向媒体透露,如果要求高质量的话,成本将会达到1,500万以上。对一部票房稳超数亿美金的大片来说,这项成本自然可以摊薄,但对那些票房本身很难确保的影片,这项额外支出便很可能令其雪上加霜。

杰弗里·卡森伯格和詹姆斯·卡梅隆是3D技术的最狂热鼓吹者,他们甚至断言以后的所有影片将以3D呈现,就像当年电影技术从黑白到彩色的进化一样,因为彩色就是世界本来的颜色,而3D也是世界本来的状态。但是,在全球的电影生态中,每年数以万计的电影主食却大都为中低成本的独立电影。试想,一个预算本来仅需百万美金的小众故事,何以支撑2,000万美金的额外支出来用3D讲述?如有一部叫《孩子们都很好》同志电影,拍摄成本仅为400万美元,却在全球取得了3,470万美元的票房,这对一部讲述小众故事的低成本影片而言,可谓成功到了极致。3D技术哪怕再高超,是否有必要或可能性去提升一个同志故事的讲述?即使有必要,再花2,000万美元的额外支出,能否令其增加2,000多万美金的票房来覆盖这额外的成本呢?


2011年11月5日星期六
 楼主| 发表于 2012-1-5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3D蜜月5:二三其得乎?

导读:“二三”皆为其“得”也。

尽管时隔多年,至今还记得2005年3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参加全球电影最大的武林大会西部博览会的情景。当时受邀亲临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的新片发布会,先睹了其时即将发行的《星球大战前传3:西斯复仇》第一本的展示,同时还听到了乔治•卢卡斯亲口宣布,为了庆祝《星战》发行30周年,将从2007年开始,陆续复映六部《星战》系列的3D版。当时在场的著名大导如詹姆斯•卡梅隆(《泰坦尼克》、《阿凡达》)、罗伯特•罗德里格兹(《间谍小子》)、罗伯特•泽梅基斯(《极地快车》)等,也都出来“附议”了卢卡斯高调倡导的这一3D创举,并称将以实际行动表示支持云云。


在随后的追踪中,本人却发现,当世人企盼的2007年终于到来之后,卢卡斯电影公司却于2007年1月通过其官网宣布:“发行《星球大战》系列3D版的计划和日期尚未确定。”在2007年7月的欧洲庆典上,前传系列制片人里克•麦克卡伦姆又对外界确认卢卡斯电影公司“正在计划将《星战》六部影片全部转制成3D”,但须“等待合适的公司发展出相应的技术将其转制成本降低到皆大欢喜的水平。”然后,又是一年过去,依然没有动静,卢卡斯公司也没再说话。倒是梦工场动画的老板杰弗里•卡森伯格终于按捺不住,在2008年7月再一次透露出卢卡斯计划将6部影片全部转成3D的信息。此后便一直沉寂到全球的3D热风起云涌的2010年9月,《阿凡达》和《玩具3》的成功,令卢卡斯无法继续保持沉默,终于在其官网高调传递了确切消息:《幽灵的威胁》3D版将于2012年2月10日进行影院复映。所有六部影片将会相继推出,每一部影片的转制周期约为一年左右。一时间,在媒体的笔下,《星战》中那俩机器人的代码便被恶搞成了“R2-3D”和“3D-PO”。


从《星战》“二转三”的这一吃了吐吐了吃的过程,我们便能看出其间的艰难和险阻,尽管该系列从1977年开始截止到全部发行完毕的2008年的30多年中,所产生的影院总票房已经超过44亿美元,仅次于《哈利•波特》和《007》系列。就连3D电影的狂热倡导者杰弗里•卡森伯格也在去年的3D娱乐峰会上对那些粗制滥造的“二转三”大加挞伐,称其“丑陋至极”,把一项助推了去年的产业增长的技术推向了危险的边缘。但他同时也向3D唱衰者提出了一个质问:去年的票房十强中有六部都是3D,你们还有什么话说?难道非得是十强都是3D才行?可是,令这个始作俑者郁闷的是,他所说的那十强中的六个3D中,《诸神之战》和《最后的风中骑士》即是他所谓的“丑陋至极”的“二转三”。而且,还有一个不太“丑陋”的《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当初也是用2D拍摄,然后转成了3D。


就在卡森伯格放话的一个月之后(2010年10月),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另一个最有影响力的3D助推者和实践者詹姆斯•卡梅隆在被问及是否要将其1997年的《泰坦尼克》转为3D时,卡梅隆也还在表示没有这个计划,因为该片准备在2012年的沉船百年纪念日复映。被誉为好莱坞神童的卡梅隆,尽管也是3D的主力推手,但轮到他自己的时候,他是绝不会草率而为的,因为在他看来,像《诸神之战》那样的“二转三”仅仅是把3D当成了一层皮,纯粹是为利而往。至于他后来如何又被“二转三”的洪流所裹挟,我们可以另文探讨。


卡梅隆认为,目前“二转三”的主要问题,既不仅仅是技术问题,也不仅仅是艺术问题,而是被业内当成了一个拉大旗作虎皮的噱头。若要将《泰坦尼克》转制成在技术上完美无缺的3D,他表示,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目前绝没有像魔杖一样的软件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为了转制《泰坦尼克》,他同时找了七家公司,让每一家公司做出一分钟左右的样本,然后从中选择最好的,结果每家公司送来的样片都对片中人物和景物的空间感有不同的想法。这表明,任何“二转三”的最终结果都是很主观的东西,转出来的效果完全是人为的。所以,从理论上而言,必须由导演专门盯在屏幕前,一帧帧画面审视,确定镜头中的人物和景物之间的空间关系。即使如此,一切的一切还都是主观的。


英国的《国际银幕》曾经发表过一本《欧洲2010年3D特刊》,对“二转三”的流程进行了通俗易懂的描述:尽管不同公司的做法大同小异,但基本要求基本相同:做一个完全一样的克隆版(作为第二只眼睛将要观看到的素材),然后通过凸显方式将前景和后景分离,增加景深,并利用绘画和动画填补其间的空白。以这种方式将影像移动制造两幅画面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填补和清扫遗留的空间。因此,即如卡梅隆所言,二转三的过程是一项充满着艰险并旷日持久的过程,这就是卢卡斯的3D《星战》为何千呼万唤不出来的症结原因。


然而,由于3D这个概念在去年所表达的丰厚利益驱使,制片厂还在不断从库房内刨出旧片进行3D转制复映,专事转制的公司也因此而应运而生,“二三”皆为其“得”也。但全球3D实践的事实已经表明,这一“驱动利益”已呈衰微之势,结果将会如何,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2012年1月5日星期四

回复 支持 8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6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篇都没看过,容我细嚼。
回复 支持 5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6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嘿,真慢。
回复 支持 5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1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了解一下
回复 支持 4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6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幺好。又写了一篇,刚出锅的。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21 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泰囧》:就差那么一点点

导读:在西方市场推广中国电影的营销肌腱还有待加强。

一部中国电影能够引发西方主流媒体长时间的持续关注,应该是由《泰囧》首开先河。电影界本来就是一个名利场,所谓“成者为王败者寇”,若非因其本土票房的超常成功,世界的青眼也不会投向这边。媒体对“新闻事件”的热衷也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普通观众却是只会直接奔酒而去,而不管媒体的“醉翁之意”到底为何。


仅从国内市场而言,《泰囧》的成功堪比美国的《宿醉2》,以至于影片在美国上映之前,见诸美国媒体的业内文章多多少少都隐含着某种难以言说的期待:也许从此片开始,世界电影市场的风向将会从“西风东渐”转向“东风西渐”。而且影片由世界上最大的院线公司AMC亲自捉刀,有违常规地既负责发行也负责放映,被视为一缕革命性的微风。足见《泰囧》的本土成功,不仅为中国电影划了时代,而且还成为了全球电影产业的一件大事儿。到底是什么样的影片居然能够打败同期上映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以及其他商业大片?单是这一点便足以撩拨起强烈的观影欲。


然而,AMC却对该片的发行异常谨慎,非但没有耗费重金大肆炒作,就连发行档期也是在离首映日不到一周之前才对外发布,相当于给了观众一个突袭。既没有提前安排影评人和媒体专场,也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传统宣传,仅仅在中国人都看不到的YouTube和Facebook网站上略做推广。由此可以推想发行方对影片的预期:尽管被万达并购之后,仅在北美就拥有5000多块银幕的AMC院线已成全球最大的院线公司,但它为了不耽误自己的“钱程”,还是必须按照产业的游戏规则来行事,而不能无视产品本身的实力而去迎合别人的醉翁之意,给西方媒体留下AMC已成中国政府实现其全球软实力战略的喉舌工具的口实。在此全球经济低迷的敏感时期,似乎全世界都在盯着中美两国的市场及其蕴藏的财富,所以,AMC不得不慎而又慎。


于是乎,他们只能将影片的主体观众明确地定位到特殊的兴趣群体,也就是美国的华裔和留学生观众,所以才会赶在中国的春节档期匆匆上映。一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华人观众进入影院,二是为了从盗版商那儿抢出一点时间。然而,及至2月8日影片在美国首映之时,距离国内的档期已过六周有余,该看盗版的已经看过盗版,尤其是作为影片主体定位之一的熟谙盗版观影路径的中国留学生。区区29块银幕在首映周末仅收29,143美元(单银幕票房833美元)。截止到2月18日,银幕数扩展到35块之后的总票房也才57,387美元。这无疑对此前的哪怕是有限的预期构成了一个重大打击,就连发行人热切期待的本该以此欢度春节的华裔观众也没有如期而至。


先前的行业预期认为,这部中式喜剧出乎意外的本土成功完全可以使之成为足以跨越文化边界的一种全新类型的“中国大片”,因为它已经不再是那种早就让西方观众餍足的、远离中国当代现实的古装武侠大片,而是对都市中产阶级的雄心和焦虑直接发声,触碰了现代中国社会生活中很少在商业大片中见到的东西,具有更为现实的文化猎奇感。尤其是该片对中国电影产业自信心的提升,应该能在大洋彼岸打下烙印,并向世界证明中国电影也许终于具备了那种可以令其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利益层面上实现真正的“走出去”的时代精神触角,久而久之或能与好莱坞形成某种抗衡并与之争夺全球影响力。这一切在影片的美国首映之前都显得是那样地顺理成章。


可是,尽管影片的类型风格对中国观众来说的确耳目一新,但AMC却不敢太存奢望,而只能把《泰囧》当成另一部面向小众的壁龛影片来处理,因为自2010年以来,AMC已经与中国公司合作发行过25部中国电影,没有一部得以进入主流。最大的成功也只是从21块银幕上收回426,894美元票房的《非诚勿扰2》。AMC在不赚钱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发行中国电影,也许有其非市场的醉翁之意,但此举可以说明,中国电影的新面孔能否真正驻扎这个最大的主流平台,还有待市场的长期检验。作为发行商和放映商的AMC之所以不敢大张旗鼓地号令市场,皆因其营销智慧判定了《泰囧》的中式幽默实在太中国,其所能驱动的钟摆摆幅实在太小,难有更大的市场跨度。这一点也同样能够解释当年中国市场的票房冠军《让子弹飞》为何在美国仅仅在10块银幕上获得63,012美元票房的原因。由此可见,在西方市场推广中国电影的营销肌腱还有待加强。


无论是东风西渐还是西风东渐,其实都是一种文化和实力的博弈。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当国内市场强大到饱和的程度时,也就是说,像《泰囧》这样的影片越来越多之后,必然会发生自然的溢出。《宿醉2》的海外成功便正是这种“溢出效应”使然。


《宿醉2》于2011年5月在美国发行。恰如《泰囧》一样,尽管恶评如潮,但票房却不断飘升,成为当年以及美国有史以来最卖座的限制级喜剧片(国内票房254,464,305美元,海外票房327,000,000美元,全球总票房581,464,305美元)。与此同时,影片还在全球40个国家的5170块银幕上大规模发行,第二个周末更扩展到53个海外市场,最终成为在海外最卖座的美国限制级喜剧片。


尽管《泰囧》被海外媒体频频比附为中国版的《宿醉2》,可是较之其远超本土的海外票房,借用正在热映的《西游》的一句台词,咱们差的也许就是那么一点点。


2013年2月21日星期四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5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尖子老师恕罪,挑个错:应为上窜下跳吧.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6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山人 发表于 2012-12-6 10:01
怎么感觉宣传手段都差不多?

人性从本质上并无差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 09: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山人 发表于 2013-1-11 22:11
仍然不知。

那我再写一篇?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8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数字看得眼花缭乱。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12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村长不但学术好,数字也很精准。
发表于 2011-11-12 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账算的精。
发表于 2011-11-13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这种话题,只能用数字说话,让数字说话,说出数字中的话中之话。这只是这个系列的开篇,所以数字会很多。

之所以想写这个系列,是有感于中国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已经把3D当成了所谓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万应良药,很不知耻地把这些舶来的拿来的买来的甚至偷来的技术本末倒置地奉为圭臬,而忽略甚至无视文化的真正的精气神。
发表于 2011-11-13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所有人都唱盛的时候,我来唱衰,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看出咱们的这个皇帝的新衣其实只是裸奔。
发表于 2011-11-13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试想,一个预算本来仅需百万美金的小众故事,何以支撑2,000万美金的额外支出来用3D讲述?......  即使有必要,再花2,000万美元的额外支出,能否令其增加2,000多万美金的票房来覆盖这额外的成本呢?
  呵呵,村长明鉴!
发表于 2011-11-24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堆砌数据

3D蜜月2:风顺月不明

导读:这场拉郎配婚姻的蜜月也许真的已经结束。

尽管去年很多大片的票房因3D而大卖,但在全年过程中,早有专家察觉到其衰减之势。《综艺》的产业分析师丹尼尔•弗兰克尔在去年7月便发布了一个广为引用的图表《3D升降图》,显示从前年12月的《阿凡达》发行开始,大片首开周末中3D票房所占比例虽偶有回弹,但总体趋势却是每况愈下:2010年3月5日,《爱丽丝漫游奇境记》,70%(8000多万美元);3月26日,《驯龙高手》,68%(2970万美元);4月2日,《诸神之战》,52%(3360万美元);5月21日,《怪物史瑞克4》,61%(4310万美元);6月18日,《玩具总动员3》,60%(6610万美元);7月1日,《最后的风中骑士》,56%(2170万美元);7月9日,《卑鄙的我》,45%(2530万美元);7月30日,《猫狗大战》,55%(690万美元)。如果考虑到影片发行的不同时段3D银幕数量的增长,这种份额的下降则更加显著:银幕增加了,票房份额却下降了。若再按2D和3D的单银幕产值这一硬指标来比较的话,作为3D存在的唯一理由的经济优势便荡然无存了:在过去五年来,3D较之2D,其利润额已经越来越低。早在《阿凡达》和《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之前,这一态势便已见端倪。


去年,最令卡森伯格和其他3D倡导者怨声载道的是3D银幕数量不够。直到现在,卡森伯格仍对影院二转三的速度不太满意。但影院好像已经满足于现状,因为去年的狂热已经让所有的多厅影院都安装了两三块甚至四五块3D银幕,发展势头开始减缓。影院也许意识到,3D的未来也许并非像那些支持者当年吹嘘的那样一片光明。《玩具总动员3》可以被视为一个拐点。该片的首开票房能让人明确看出,到底是3D本身的业绩在下降还是由于3D影片太多而3D银幕太少的缘故。上引数据显示,《玩具总动员3》的3D票房占比(60%)较之《怪物史瑞克3》(61%)少了一个百分点,比起更早发行的《爱丽丝漫游奇境记》(70%)更是少了10个百分点。


且撇开那10个百分点不谈,仅《玩具3》这一个百分点便可窥知全豹:尽管看似不多,但《玩具3》是迄今为止3D银幕数最多的影片(其最大发行规模为4028块银幕)。所以,3D影片票房下降是因为3D银幕太少的说辞基本可以排除。相反,随着银幕数量的增加,其票房应该有所增长才对。非但如此,《玩具3》的2D版票房甚至高于3D。


2010年6月18日周末,《玩具3》在全美各地4000多块银幕上首开。这是有史以来首开周末最大的皮克斯影片,票房1.1亿,其中6600万来自于3D。仔细审视这个数字,我们或有别的发现:3D银幕的平均票房为27000美,而2D银幕却是28000美元。也就是说,3D的收成比之2D少了五个百分点。3D在亏钱。当然人们也可以说,2D的票房之所以高,是因为挤不进3D的人只好退而求其次地去看2D了,但这也无法解释并没有爆满的其他影片票房的下降,尤其是《玩具3》的3D银幕数已经极大限度地满足了3D观众的观影需求。于是乎,一个不争的行业事实便不得不令好莱坞再睁慧眼:对两种制式同时存在的主流影片而言,3D放映的增值利益已经趋于零,甚至负数。


咱再看看今年的情形。2011年6月29日,迈克尔•贝的《变形金刚3》首开票房近亿($97,852,865美元),这自然是个好消息。可是比之2009年发行的《变形金刚2》(1.09亿美元),其首开票房却下降了(尽管3D银幕数量较之一年前有大幅提升),而且《变2》还没有3D版。尽管《变3》的首开票房有60%来自于3D银幕,但这个听起来是好消息的消息却实际上是一个坏消息,尤其是相比没有3D首开票房却比它还高出一块的《变2》而言。毕竟3D票价要高出2D25%到30%。对此,好莱坞恨不得再借一双慧眼。


由此看来,从好莱坞蔓延到全球的这场3D之风,尽管树欲静而风不止,却已呈风顺而月不明之势。当年被吹得神乎其神的3D成功故事在好莱坞变成了凤毛麟角,因为更多的观众已经抛弃了笨拙的3D眼镜而选择去传统影院解放自己的肉眼。《功夫熊猫2》仅有45%的票房来自3D,《加勒比海盗》38%,《绿灯侠》45%,《汽车总动员2》40%。比之过去两年的3D狂热,这一景象则可谓“风高而月黑”了:2009年,《阿凡达》的票房80%来自3D,去年有60%的观众看了3D版的《怪物史瑞克3》,就连《驯龙高手》也有57%的票房来自3D。关键是那会儿的3D银幕还没有这么多。


电影向来是技术与艺术的联姻,而好莱坞则总是能在第一时间驾着技术的彩车充当这一联姻的媒婆。可是,这次的3D技术联姻会不会是一个拉郎配呢?好莱坞的传统行业智慧在过去一百多年似乎从来没有错过,尤其在培养和制造观众方面有着一百多年的成功经验,可是这次却自以为是地认为观众只喜欢看3D的东西,并坚称那就是生活的本来面貌,这会不会仅仅是一种良好的愿望呢?这场拉郎配婚姻的蜜月也许真的已经结束。


根据好莱坞的百年实践,电影作为一项大众娱乐消费,最理想的票价应该是,而且一直都是普通劳动者一小时的最低工资。当美国联邦政府规定的最低时薪为五块时,美国的电影票价是五块,当最低时薪涨到七块五的时候,电影票价也是七块五。其理据就是,最廉价的合法劳动者劳动一个小时的合法收入便能够到影院购买两个小时的避世娱乐。而电影被3D之后,这一规矩被打破了。比如,美国洛杉矶世纪城生意最好的AMC影院下午3点55分之后的一张普通成人票价为13.50美元,如果是3D,则增加4美元,如果是IMAX 3D,则还要增加6美元。如此,一个四口的核心家庭要到影院,则必须排出一大摞美元。这对作为美国主流院线的主体观众的普通消费者来说,的确是一件心疼的事情。看电影是去享受娱乐,而非体验“心疼”的感觉,仅这一道门槛便足以将众多消费者屏蔽于3D门外。


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
发表于 2011-11-25 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理想的票价应该是,而且一直都是普通劳动者一小时的最低工资。

以前没想过 还真是这么个关系

对我来说阿饭达3D的吸引力达到顶点
发表于 2011-11-25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我来说阿饭达3D的吸引力达到顶点


没错,现在的事实表明,那很可能只是一个特例,而非范例。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3D蜜月3:暗黑无亮彩

导读:没有足够的亮度,哪怕再漂亮的新娘也只能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了。

前不久去美国,逛了一下感恩节前夕的沃尔玛,发现那里的物价便宜得没天理。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整只嫩肉火鸡,仅需98美分一磅(相当于咱们的九两多)。可是就连这样的低价,沃尔玛的顾客还是在减少,普通的美国消费者还在抱怨吃不起“如此昂贵的火鸡”而没法感恩了。所以,每个月都有一天午夜12点店外就开始排队,因为12点整是政府救济款打到卡上的时间,搞得很多沃尔玛门店为了满足这一批低消费人群的购物要求而不得不开始二十四小时营业。由此可见,本该瞄准最广大的普通消费人群的电影票房为什么会因3D票价的高企而每况愈下了。如果说这一作为美国的消费金字塔基座的群体被3D票价屏蔽在影院大门之外是一场飘撒在美国3D票房上的寒雪的话,那么目前所暴露出来的3D技术瑕疵则堪称雪上加霜了。


那些愿意付出额外票价走进3D影院的观众,自然会期待价有所值。可是很多3D影片的画质却很难对得起那一截高出的票价,更对不起宣传炒作时的各种吹嘘。即使像支持者所鼓吹的那样,3D技术预示着电影产业的“光明未来”,但它的“现在”却实在不够“光明”。3D画面的亮度问题,已经被广泛视为其“光明未来”中的一个“暗黑污点”。无论是原创3D还是二转三的3D,其放映亮度普遍低于传统2D好几个档次。这一点已经使观众的观影兴致大打折扣,同时也令导演们一筹莫展,并很有可能最终导致观众对这一寄予厚望的未来观影模式全盘否定。早在去年5月,美国的资深影评人罗杰•艾伯特便以《我为什么仇恨3D(其实你也应该仇恨)》为题,对这一新生事物大加挞伐。他所列举的原因之一便是“影像比标准2D暗淡很多”。


即使是像《阿凡达》这样在拍摄过程中对光影亮度进行了极大限度的增益补偿的影片,其放映亮度也比画质平平的2D影片少了一半。而像《诸神之战》那种在拍摄时没想到玩儿3D,到影片完成之后才匆匆转成3D的影片,亮度问题则变成了一场灾难:画面给人一种乌涂涂脏兮兮的感觉,因此而半道离场的观众大有人在。如此悲催的观影经历无疑会将很多人的3D胃口倒到再也不敢踏进3D影院。所以,在那些攥着瘪瘪的钱包排队购票的观众中,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放弃3D。在洛杉矶于去年6月举办的一个“英雄情结电影节”上,就连《盗梦空间》的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都宣称加入了3D唱衰者的行列。他表示,之所以拒绝用3D拍摄他的新片,主要是由于亮度问题。尽管从理论上而言,3D这个概念的确令人神往,但从观影体验上而言,影像的昏暗却实在对不起观众。


为了把这个问题整明白,本人特意以外行之眼认真学习了一点儿技术皮毛,知道了一个叫“英尺朗伯”的银幕亮度计量单位。传统的2D影院的放映亮度一般为16个英尺朗伯,而被3D后,其亮度便会自动损失多达80%甚至更多的英尺朗伯。也就是说,用3D放映的银幕效果,只能达到两三个英尺朗伯。这已经成为目前观众普遍抱怨、业内普遍担忧的一个主要问题。


影视工程师学会规定的放映机标准亮度是,没放胶片时,必须达到16个英尺朗伯。如果在一个标准亮度的放映机内置入胶片后,银幕的亮度通常能达到14个英尺朗伯左右,这就是人们传统上能够接受的合理亮度。而3D放映要投射的是两个分离的画面,一个给左眼,一个给右眼。有些系统(如德州仪表公司生产的放映机)是两个画面快速交替放映。有些系统(如索尼的)则是两个画面同步放映。无论什么系统,都必须再利用眼镜儿将两个分离的画面合成为一个三维的画面。由于画面的分割,亮度便少了一半,因为一半给了左眼,一半给了右眼。本来的14个英尺朗伯瞬间便消减为七个。用于解析这两个画面的眼镜儿,无论是RealD的偏振方法,还是Dolby的光谱分离系统,或市场上其他的任意系统,还要滤去一大块亮度。就连《阿凡达》那样的顶级影片,经过这么一倒腾,出来的结果也只有四个半英尺朗伯,其他影片就只剩两到三个英尺朗伯了。如果影片并非原创的3D,而是像《诸神之战》那样的二转三,那就真成了本文标题所指的“暗黑无亮彩”的视觉灾难了。


这对现存的任何系统来说,都是一项巨大的光源折扣。3D的新奇效应曾令观众叹为观止,但技术的发展却追不上观众体验中的“回报递减”的速率。由于无法与时俱进地呈现观众所要求的亮彩影像,当3D新娘的盖头终于被揭开之后,便很难让观众全身心地沉浸于蜜月的甜美。这一场本应兑现丰厚彩礼的拉郎配的包办的3D婚姻,即使无法达到传统2D的14个英尺朗伯,至少也应该在10个英尺朗伯或以上才可能满足观众已经习以为常的感官需求。


然而遗憾的是,目前的技术条件却最多只能兑现传统2D三分之一的亮度水平,所以哪怕再漂亮的新娘,而且还是3D的,到了观众眼中也只能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了。

2011年12月5日星期一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用到了十三幺提供的信息,特此鸣谢。
发表于 2011-12-14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1800元/22天/8小时=10.23元

我多……年没进过电影院,现在票价不是10元吧?
发表于 2011-12-16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村长客气

很想给3D再捧个场

去看3D的丁丁历险记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6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3D蜜月4:病树苦争春


导读:刚刚种下的新树还没成材,却变成了苦争新春的病树。

3D是需要成本的,这不仅指3D影片的制作,同时还包括3D影片的放映。3D影片的放映成本也要高出2D影片一块,所以,为了节省成本,很多影院会本能地舍不得把灯泡调到最高亮度甚至还有意识地往低里调。这样一来,本来就比2D要暗的3D画面则更加昏暗了,而且锐度也有所降低。正因为此,迈克尔•贝才会在《变形金刚3》上映之前给全球所有的3D影院放映员发出一封公开信,吁请他们手下留情,一定要把亮度调到最高云云。可是灯泡亮度是靠钱烧出来的。况且长时间高亮度运行,灯泡的使用寿命显然也会降低(大家都知道放映机上最昂贵的耗材便是灯泡),安全性也会成问题,比如过热导致的隐患。所以,即使是3D的额外票价摊到影院头上也难以补偿增加的放映成本。


迈克尔贝在信中写道:为了帮助克服观众对“暗淡而无生气”的3D观影效果叫苦不迭的最近倾向,我们已经发明了各种前所未有的后期制作程序来提升锐度、完善对比度并展现更加鲜活的色彩。放映员具有至关重要的终极作用,因为你们的专业操作决定了观众的体验。让我们令观众重新相信吧。


可见,亮度问题已经把导演逼到了何种程度,其言辞恳切到就差泣血跪求了。其实,若以本人的“阴谋论”心态揣测,迈克尔•贝这封信无非是代表片方表现一个诚恳的姿态而已,顺便以看似不经意实则声东击西的方式回避问题实质,将其推到放映员头上好让不明真相的观众重拾对3D的信心。


这一“泣血跪求”实在是用心良苦,一箭多雕,因为从技术上而言,迈克尔•贝呼吁的办法,仅能治标而无法治本。生猛的光源并不是提升亮度和画质的唯一因素,单纯增加放映机光源亮度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且也不可能无限增加),还必须考虑串影消除系统的效能问题。如果影像的亮度超过了串影消除系统所能处理的限度,我们看到的影像就会出现假影,俗称“鬼影”。这就好比音频的串音一样,所以业内也有称其为“视觉串扰”的。从纯技术和纯理论上而言,要想达到3D观影的理想效果,就只能让左眼看到单为左眼而设计的影像,决不能让它同时还看到为右眼而设计的影像,反之亦然。左右两只眼睛看到的东西必须是完全分离的。所谓的“3D”眼镜儿,本身并不产生3D影像,它所能做的只是将左眼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屏蔽起来,确保左眼只能看到左眼应该看到的,右眼只能看到右眼应该看到的,将两只眼睛有可能不小心互相看到的“溢出”的错误影像完全屏蔽,从而产生3D效果。溢出(串扰)的影像越多,我们看到的鬼影现象就会越多,这样就会令3D效果大打折扣。


所有基于眼镜的3D电影都不可避免地会遭遇这一效能因素的困扰,也就是所谓的“抵消率”问题,即透过3D眼镜能够传播到正确眼睛的光量与其能够阻止到达另一只眼睛的光量之间的比率。绝大多数串影消除系统都是由两个部分构成:放映机上的滤光镜和眼镜内的滤光镜。这种组合的效能越高,能够消除串影的影像的亮度就越大,射入系统中的光量也就越大。所以,要彻底解决亮度问题,并不是靠加大灯泡的亮度或提高光源的电流就能解决的,那样只会导致过热等其他问题。


有鉴于此,从技术层面而言,便只好从银幕方面想办法了,比如RealD和其他品牌采用的“高增益银幕”。这种银幕能够增加两个英尺朗伯的亮度,但其增益效果也只能让亮度勉强达到可以忍受的水平。如果各个环节都能理想运行且放映机的操作也是按照最高设计标准的话,最终的观影效果或可达到五个英尺朗伯的亮度。有些影院还想出了将两台放映机接在一起的办法,如IMAX。但这种解决方法却要求更大的机房空间,更大的马力,而且还要特别培训专职放映员,这无疑又使放映成本大幅增长。即使这样,最终亮度还是低于推荐标准。


目前正在推出的Oculus3D系统号称能够将亮度放大两到三倍,因为该系统“抵消率”很高,无论是放映机上的滤光镜还是眼镜儿本身,都能令更多的光量穿透而不会产生可见的串影,而且其光学系统本身也比其他系统的透光性能高。IMAX还投资了一种激光引擎,这种系统最初是专门为军用而研发的,目前还处于小屏幕原型阶段。如果开发到IMAX那样的大银幕,激光光源的使用则能使数字放映机的亮度增加到现在的三到五倍,这便意味着完全可以满足3D银幕的规格亮度。可是,激光光源也有其自身的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会出现一种被称为“激光斑”的干扰图样。这种激光解决办法已经激起了很多公司的兴趣,好莱坞大公司,如索尼就对此非常期待,大有“取代”目前基于灯泡的放映光源的前景。


如此说来,3D目前遭遇的技术瑕疵似乎有望克服。可是前文的“取代”一词则预示着,这非但不是一个福音,而且还有可能成为一场经济灾难: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的确立毕竟不是一纸文件就能一蹴而就的。此前的蜜月荷尔蒙已经令全球的3D银幕总数达到了两万多块,刚娶的新媳妇儿便要被迫遭遇另一个拉郎配的新欢,家里刚刚种下的新树尚未成材,却变成了苦争新春的病树。这让大家情何以堪啊?

2011年12月16日星期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结庐桃源 ( 京ICP备06039893号 )

GMT+8, 2022-8-17 05:42 , Processed in 0.030802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